您的位置:首頁>政務信息>政務活動>詳細內容

城口 讓生態明珠熠熠生輝

發佈時間:2020-10-16 10:54

九重山國家森林公園攝/王榮

城口縣廟壩鎮中藥材產業基地

城口中蜂基地攝/陳小東

巴山湖國家濕地公園攝/王榮

大巴山自然保護區黃安壩晚秋攝/張其輝

“城口縣生態系統完備,森林覆蓋率達62.9%,森林面積位居重慶市第一。植物資源種類豐富,野生動物種類繁多。獨特的自然環境形成了多樣的生態景觀,河谷、森林、濕地、草地等遍佈全縣……”

這是2013年中國氣象學會授予“城口·中國生態氣候明珠”稱號時的報告詞。7年後,城口森林覆蓋率達到70.2%,生態環境綜合指數居全市10個重點生態功能區第一,併成功創建市級生態文明示範縣,入圍“2018綠色發展典範城市”名單。

生態明珠熠熠生輝的背後,是城口人對生態的倍加呵護。

“這麼多?”接過一沓錢,張地翠眼前一亮,數了又數,足足7920元!她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“是不是多給了?”

“全是你的!”得到工作人員肯定的回覆,張地翠才把錢放進自己的口袋。

這一幕發生在國儲林項目重慶城口首批集體林權流轉金兑付會上。張地翠家住城口縣修齊鎮嵐山村,過去,她家198畝林地因無人看管成了荒山,流轉給國儲林項目後,不但變成了青山,每年還有一大筆流轉費。

讓“沉睡”的森林坐地變錢,讓荒蕪的林地重披綠裝,這只是城口縣生態產業化、產業生態化的一個縮影。城口是長江上游重要生態屏障和國家南水北調重要水資源儲備庫,全縣國土面積35.2%屬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。

“生態環境是我們最大的資源,保護生態是我們最大的責任。”城口縣委相關負責人説,城口縣始終堅持全過程、全地域、全流域抓好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,厚植綠色發展本底。事實證明,綠水青山既是自然財富,又是經濟財富。

人不負青山,青山定不負人。脱貧致富奔小康,大巴山的綠水青山正持續轉化為金山銀山,城口對生態的保護得到了大自然的回饋——

每棵樹都是“搖錢樹”

城口縣是重慶國儲林項目首個試驗示範縣,農户將承包的集體林地入股到村集統一經營管理,村集體再將林地經營權流轉給企業收儲經營,實施林相改造。

“村集體和農民因此增加4筆收益。”城口縣林業局局長江成敏介紹,一是林地流轉費,每畝每年村集體經濟組織收入10元、村民收入40元;二是成材林木分紅,企業對原有林木進行經營性採伐,按照採伐每立方米50元支付村集體進行收益分紅;三是勞務收益,森林經營項目優先僱傭租地農民務工;四是產業收入,開展多種形式的合作,推動林下種植養殖業發展。

目前,張地翠所在的嵐山村,7415.4畝集體林流轉到了國儲林項目,全村每年流轉收益370770元,農户務工收入達30餘萬元。到今年底,城口50萬畝林地經營權收儲任務全部完成,全縣每年增加流轉費2500餘萬元,解決就業3000人次,新增勞務收入2000萬元,新增林木採伐分紅150萬元。

一棵樹的生態價值究竟是多少?有國外學者做過測算:一棵50年樹齡的樹產生氧氣、吸收有毒氣體、防止大氣污染、涵養水源等,累計創造價值約196000美元。

“城口每一棵樹都在逐漸變成‘搖錢樹’。”城口縣政府相關負責人表示,國儲林項目實施林相改造,對灌木林、殘次林通過新造、撫育的方式,改造森林景觀,形成優質林;對密度過大的森林通過改培,培育大徑級木材;培育核桃等經濟林,打造核桃高產示範基地;培育林下經濟,以中藥材為主,打造10萬畝大巴山優質中藥材基地;引進林木加工企業,對改培梳林木材深加工;依託50萬畝儲備林項目區,打造巴山湖濕地公園、航空茶場森林康養基地、航空茶場花卉苗木基地、修齊森林康養基地、黃安壩高山草場度假區等森林康養旅遊休閒地,形成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、林文旅融合發展示範區,助推農户增收、企業增值、生態增美、社會增效。

堅持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並重,城口持續開展增綠添綠行動。目前,全縣已完成新一輪退耕還林35.3萬畝、還草0.8萬畝,實施營造林42.07萬畝,恢復治理礦區面積1000餘畝,治理水土流失面積773.27平方公里,全縣森林覆蓋率達到70.2%,生態資源總量不斷壯大。

2018年,重慶市在全國首創橫向生態補償機制,提高森林覆蓋率確有實際困難的區縣,可以向森林覆蓋率高出目標值的區縣購買森林面積指標,計入本區縣森林覆蓋率。

去年11月,九龍坡區政府與市林業局、城口縣政府簽訂橫向生態補償森林面積指標購買協議,九龍坡區將向城口縣支付1.5萬畝橫向生態補償資金共計3750萬元。森林資源優勢正轉變為經濟優勢。

魚兒又回到了高燕河

城口擁有亞洲最大的鋇礦牀和全國第五大錳礦牀,目前已探明儲量的有錳、鋇、煤、鐵、鉛、鋅、大理石和古生物化石等20多種,被譽為“西部礦都”。

錳礦被譽為“黑金”,過去是城口的經濟命脈,佔據當地財税收入80%。作為錳礦產業集羣地,高燕鄉礦業年產值達到7.1億元。

“帶來經濟效益的同時,又帶來了污染。”高燕鄉黨委書記高軍介紹,10多年前,工礦企業一味追求經濟效益,導致高燕河流域大氣污染、水體污染、固體污染,廢渣等固體廢物排入河道,造成河道抬高、河底淤積、良田受損。“河水變黑了,連魚兒都看不到了。”

高燕河污染,對行洪、用水及兩岸羣眾生命財產安全構成嚴重威脅。為此,城口重拳治理錳礦污染,針對高燕河干流及其主要支流流域,重點實施工業“三廢”整治(即流域內大氣污染、水污染、固體廢物污染)、修建防洪堤、土地治理、河道綠化、擋渣圍牆修建、工業渣場建設6項整治。城口縣環保局對流域內企業生產進行嚴格監控,堅決杜絕環保設備不運行、污染水體不經處理直接排入河流、向河道亂傾亂倒固體廢渣廢物等行為。

“一泓清水是生命之源,也是生態之源。”城口縣水利局局長曾紀林介紹,城口地表水屬長江水系,北部為漢江流域的任河水系,南部為嘉陵江流域的前河水系。境內任河是漢江最大的支流,發源於城口,因在城口境內有9條支流,又稱作九江,嚴格保護飲用水水源地任重道遠,“強化‘上游意識’,扛起‘上游責任’,統籌推進水污染防治、水生態修復、水資源保護‘三水共治’,把好水污染‘源頭關’‘入口關’‘處理關’。”

城口聚焦羊耳壩水庫、三合水庫、鄉鎮場鎮集中供水水源地三大水源保護地,鎖定任河流域、前河流域、縣城、工礦區四大重點區域,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,打好水污染防治、藍天保衞戰、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標誌性戰役,建成城鎮污水處理廠23個,縣城空氣質量優良天數常年保持在340天以上,PM2.5在全市處於“優等”水平。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,推進農村面源污染治理和“廁所革命”,實施125個行政村農村環境連片整治,建成市級生態鄉鎮13個、市級生態村127個。

與此同時,全面落實“河長制”,在全市率先創新推行“路長制”,科學精準開發農村保潔、護路、護河、護水、護線等公益性崗位10181人次,推進生態環境管護;堅決淘汰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落後產能,先後關閉煤礦和非煤礦山29宗,淘汰土法焙燒窯53口;堅決打擊河道非法採砂取石,關停78家非法採石(砂)場。

城口縣生態環境局局長巨偉稱,通過對地表水水質進行現場採樣和分析,高燕河水質環境良好,符合國家地表水Ⅲ類水質要求。

魚兒又回到了高燕,而任河的水質標準也得到了保持。

堅守住“三大保護區”

大巴山是野生崖柏的原生地,也是世界範圍內崖柏僅有的棲息地。城口縣持續加大保護區瀕危植物崖柏的拯救和繁育力度,在崖柏重點羣落區域安置野外紅外監測攝像機和全球定位系統,建立25個崖柏固定樣地監測站和徑流監測場,為崖柏的生長和繁育收集可靠科學依據。

截至目前,大巴山自然保護區實施原生地野外迴歸600畝,12萬株崖柏幼苗從繁育基地移栽到原生地,崖柏種羣數量逐步擴大。

“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藴藏着豐富的生物資源,有國家一二級保護動植物230餘種。”江成敏介紹,全縣35.2%國土面積屬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54.01%劃入生態紅線管控,自然保護區涉及12個鄉鎮56個行政村33500餘名常住人口,“統籌生態保護與脱貧攻堅雙贏,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現實課題。”

為呵護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城口縣深入宣傳貫徹《大巴山自然保護區管理辦法》,全力推動大巴山保護區大排查大整治工作;同時逐步建立完善林業行政執法體系,組建林業綜合執法隊,建立執法聯動機制和跨區域聯合執法機制,加大保護區違法行為的查處和打擊力度。

今年以來,全縣查獲行政案件29件,查處違法人員29人,保護區內珍稀瀕危動植物已呈恢復性增長趨勢,世界極度瀕危植物崖柏得到有效的拯救保護。

“統籌處理好重點生態功能區保護與發展的關係。”城口縣相關負責人介紹,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、九重山國家森林公園、巴山湖國家濕地公園是城口3張生態名片,全縣強化增綠植綠、強化生態脆弱區修復治理,落實好天然林管護責任,持續增強水源涵養、水土保持生態功能,保持生物多樣性,堅守住“三大保護區”。

2017年,城口巴山湖濕地公園通過國家濕地公園驗收。試點建設以來,這裏修建了休閒健身步道、濱河公園,實施裸地綠化9000餘畝,低效林改造5000餘畝,增殖放流魚苗150餘萬尾,連片種植乾果林4700畝,不斷提升了巴山湖國家濕地公園的品質。

現在,城口對巴山湖國家濕地公園周邊村開展環境綜合整治,實施藥用連翹栽植及管護項目,並實施測土配方施肥試點,修復濕地生態環境。巴山湖國家濕地公園成功上榜重慶最美國家級濕地公園,所在的巴山鎮被評為“重慶市最美鄉村旅遊度假鎮”。

九重山國家森林公園地處大巴山腹心地帶的高山峽谷地區,分屬漢江源頭和嘉陵江一級支流渠江源頭,既關係到水生態安全,又承擔着生物物種多樣性保護。

“我們的工作就兩件事,一是不讓人砍樹,二是不讓人燒林。”九重山森林管護站的護林員周興中在這裏護林近40年,他介紹,現在公園安裝了5套可見光雲平台森林防火視頻監控、8套卡口視頻監控點,每個可見光雲平台可對林區3公里-5公里進行360度監控,森林防火監測預警系統與線下人員巡護相結合,公園管護更到位。

產業向綠色轉型發展

城口錳鋇資源富集,但低品位錳礦的提純難、高品位錳礦高硫高磷污染嚴重。這些年,面對12個高污染高能耗項目,城口守住生態和安全“兩條底線”,堅決説“不”!

問題總不能繞開走。城口與重慶大學等合作成立綠色錳鋇新材料聯合實驗室,把“綠色生產”理念融入產品設計、工藝製作、包裝策劃等環節,引進13項錳鋇深加工新技藝、完成4條錳鋇產業生產線智能化技改,推進錳鋇等傳統工業生產過程智能化改造。

“生態環境沒有替代品,用之不覺,失之難存。”城口堅持決不走“先污染後治理”的老路,也決不走“守着綠水青山苦熬”的窮路,更決不走“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一時一地經濟增長”的邪路,要依託得天獨厚的生態自然資源、生態氣候資源、生物多樣性資源、生態紅色民俗旅遊資源、生態產品資源,不斷探索“生態產業化、產業生態化”發展新路徑,讓綠水青山發揮出巨大的生態效益、經濟效益、社會效益。

2019年7月以來,西南大學中國鄉村建設學院、鄉村振興戰略研究院等機構和城口縣簽署協議,共同建設城口分院,着力推進全域生態資源資產價值化研究,探索縣域生態資源多元化的“價值化實現形式”,以城鄉融合為指導、農文旅融合為主線,以構建山地特色生態經濟體系為抓手,以生態資源價值實現為着力點,打造大巴山區生態文明與鄉村振興先行示範區。

隨即,城口對全縣190個村和涉農社區清產核資,共清理集體資產13.7億元,集體土地42.6萬畝,確認村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21萬餘人,配置股份21萬餘股,推動資源價值化改革,盤活沉睡資源,資源變資產、資金變股金、農民變股東;同時探索生態帶貧益貧機制,建立“貧困户+村級集體經濟組織+市場主體”利益聯結機制,“貧困户+產業扶貧基地”“貧困户+新型農業經營主體”“貧困户+村級集體經濟組織”等利益聯結類型,土地流轉、入股、訂單收購、農業產業化聯合體等10種利益聯結模式,培育發展生態旅遊、畜牧、乾果、中藥材等扶貧主導產業。

生態抓共建、環境抓共保、污染抓共治,讓生態環境好上加好、美上加美,把“生態雪球”越滾越大。據測算,城口每年生態服務價值高達65億元。

網站地圖| 版權聲明| 公務信箱| 網站導航| 聯繫我們

重慶市人民政府版權所有 重慶市人民政府辦公廳主辦

網站標識碼:5000000095    ICP備案:渝ICP備05003300號 國際聯網備案:渝公網安備 50010302000814號